主页 > 门户设计 >老后独居.远亲不如近邻:这把钥匙是信任也是责任 >

老后独居.远亲不如近邻:这把钥匙是信任也是责任

老后独居,远亲不如近邻
我曾写过一篇网路专栏:《「紧急救援系统服务」是独居长者的「保平安符」》,若长者在家发生紧急状况时,可直接按下随身的求救钮,24小时守护中心会透过主机的扩音功能,与长者联繫了解状况。
如果确实属于紧急状况,守护中心会通报119前往救援。我曾採访守护中心,当119人员抵达时,长者无力来开门的话,只能破门而入吗?守护中心表示,「有的长者会将一副备用钥匙寄放邻居家…」。
如果你正在独居,或是有独居打算,你有可以託付钥匙的邻居吗?钥匙代表家户的开放,要有多少年的邻里关係,才能放心的把钥匙託付出去?而且可以託付钥匙的邻居,不能经常找不到人,否则就失去託付钥匙的意义。
託付钥匙,代表一种完全的信任;接受钥匙,也代表一种责任的承担。
承担若有万一,邻人愿意即刻救援,这种託付与收受的关係,比远方的血亲更让人安心,更能守护独居的你。
就算没有託付钥匙,你有愿意关注与守护你人身安全的邻居吗?作家吉泽久子说,「我现在每天早上八点半起床,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挡雨窗,让总是为我担心的左右邻居们知道,我今天也很好。」
因为这位高龄已经近百的作家,能够放心的独居生活,有左邻右舍当「守护神」,应该是原因之一。有一部瑞典片《明天别再来敲门》,主角也是一位独居老人,老人欧弗也有对门的邻居,时时注意他的起居与安全。
某一天的清晨,对面的邻居太太注意到,欧弗门口车道上的积雪尚未清除,她知道欧弗的作息一向早起,这幺晚还没有出门刬雪,可能身体有恙,赶紧敲门入室察看,果然欧弗已经在睡梦中安详的离世。

邻居虽然来不及抢救回欧弗的性命,但是欧弗走得一点都不孤单。欧弗原本是邻人眼中的「讨厌鬼」,因为丧妻、无后,又被工作了一辈子的公司解雇,失去活下去的动力。
他先后尝试了好几种自尽方式,但是都功败垂成。「想死真是不容易啊」,他到墓前请亡妻再等一等。"害"他自尽失败的其中一次状况,就是对门刚搬来的邻居,倒车时撞到欧弗的房子。
新住民因为人生地不熟,面冷心善的欧弗,陆续为这一家子伸出援手,教导驾车、照顾小孩、修理电器。欧弗最终不是靠自尽的方式离开人世,而是因为心脏病发而寿终正寝。
他原本的人生结局,可能是放在报纸社会版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标题会这幺写着:「独居老人自尽,死在家中多日才被发现」。但是他先改变了自己的邻里关係,进而改变了悲哀的结局。他离世时一点都不孤单,虽然没有亲人随侍在侧,却有许多像是亲人般的邻居们为他送行。
先父过世后,在尚未聘请外籍看护前,母亲也曾独居了一段时间。有一晚,母亲心脏不舒服,记不住我的电话号码,先向对门邻居呼救。
邻居赶紧帮她叫救护车,接着联络到已经出嫁的我。救护车赶到时,还有其他邻居也帮着照看,回想起那一夜,我深刻感受到,近邻甚至比血亲、近亲更重要。
但是现实中的都市邻里关係,不仅疏远、甚至紧张。很多近邻因为漏水、噪音、门口鞋箱挡道、抢车位等等,大起干戈的案例屡见不鲜。
不过我也相信,不会所有的近邻都是恶邻,如果想在一个地方安身与终老,是不是要早点把邻人变亲人?我有加入一个数量多达数百人的群组,只是因为大家有共同的嗜好,其中很多成员其实彼此并不认识。

有一次,某个成员号召成立一个退休群组,专门用来办一些退休后吃喝玩乐、或是知性的活动,很快的就有许多退休族与準退休族纷纷要求加入。
其中有一位成员还留言说,「请加我,我不想变成退休孤儿」。想想这些素未谋面的群组成员,热烈地要相揪聚会;但是天天照面的左邻右舍,却是连招呼都不打,这真是一种只有都市里才会有的奇妙现象啊。
可见得,跟近邻互动,比跟陌生人互动还来得难,要如何把邻人变亲人呢?我观察到的方法有两种。
方法1: 主动服务
我在《无缘社会》一书中读到一段,是关于独居老人馆山先生的邻居,说到与馆山先生互动的缘起。「本来我们的交情,仅止于路上看到会互相点头打招呼而已。有一次下大雪,他来跟我借铁锹,说想要清除公寓楼梯的积雪,从那之后,我们见面都会多聊两句…」。
即使同住一个社区,大多数是彼此把对方当空气,少数会打招呼的,也顶多是点头之交,点头之交、是很难变成未来的「守护神」。但是馆山先生因为主动帮公寓清除楼梯积雪,借出铁锹的邻人看在眼里,自然也愿意打开心防,从点头之交到聊上两句。
我住的社区,每两年选一次主委,主委其实都有工作在身,担任主委、纯粹是为社区服务。我发现这些前主委们,大多互动热络,社区办公室墙上,还贴着好多一起携伴出游的照片。
我相信等他们老到走不动时,多年来培养的感情,邻人很自然地变亲人,彼此守护对方,进入独居状态后,甚至可能彼此託付钥匙。
方法2: 交流分享
前段提到的馆山先生,因为主动清除公寓楼梯积雪,邻居见面开始会聊上两句,接着是彼此交流分享。「我们夫妇俩年纪都大了,吃不了那幺多菜,想说分一些给馆山先生吃」。
「刚开始其实有点担心会带给他压力。记得那天我拿了高野豆腐炖番薯给他,后来再遇到他,他高兴地说:好吃极了!所以之后我又拿了好几次给他…馆山先生也回送我们芦笋和哈密瓜。」
乡村互通有无、互助共享,是再自然也不过的日常。家姊住在中部乡下,她说很少买青菜,「因为种菜的邻居们,会送来各种正在盛产的蔬果」,但是姐姐也会回送亲戚家生产的白米、或是鸡蛋。
如果都市邻里连眼神都不交流了,更遑论交流物资、交流情感。从馆山先生的案例来看,先主动为社区服务,打开街坊的心防,接着交流感情与物资,就能把冷漠的都市变成热络的乡村,老后才能获得邻人更多的关心。
因此有一天,我对门的邻人送我一大把亲戚种的三星葱,后来我也有亲戚「宅急便」给我们台湾品质最好的车城洋葱时,我立刻挑了一袋回送邻居。
因为我们交流的不只是大葱与洋葱,而是都市里难能可贵的邻里情谊。
改变老后孤单不难,只要不让自己的人际关係断了链,特别是与邻里的关係,即使独居,也不用担心变成孤单老人。还在觉得都市冷漠、邻人冷漠吗?其实冷漠或温暖,主动权都在自己,不要只扫「门前雪」,主动伸手,主动协助,不是只有乡下才有人情味。
一个安全的晚年,不只是靠钱,更要靠人。手足、老伴、儿女、好友、邻居,陪伴网络越多越好,最重要的是,陪伴网络不能等到老后再去编结,现在就要开始,即使独居,也绝不会孤单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