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消费下载 >命途坎坷的妈妈唐米豌:如果生命可以重来‧我愿陪在女儿身边 >

命途坎坷的妈妈唐米豌:如果生命可以重来‧我愿陪在女儿身边

命途坎坷的妈妈唐米豌:如果生命可以重来‧我愿陪在女儿身边“可能我走的路要比任何人都坎坷,可是也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,每一次遇到重大挫折与苦难,我都会想起慧慧。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撑下去,生命是如此的不堪一击,留在世界上的人,受的苦比死去的人多很多倍。我不能够让自己带给其他人痛苦,而是带给他人希望。”我去中国‧其实是帮女儿圆梦慧慧一直很渴望下乡服务,为那些没有能力上学的孩子补习。再严重的病痛苦难,从现年54岁历尽磨难的唐米豌口中说出来,都似云淡风轻,真正内心的伤痛,到底有多深?除了她之外大概没有人真的懂。“我这辈子都没有运气的,不劳而获从来不会出现在我的人生中,就连一颗糖果,我也要付出努力才能得到,可能我从小就出生在一个複杂的大家庭,无论甚幺事情都要靠自己,对于自己的命运,人家看起来坎坷凄惨,对我而言,已经是习以为常的麻木。”丧女,是唐米豌这辈子至痛。“我真正和慧慧(唐米豌对女儿李定慧的昵称)朝夕相处的时间,是在她16岁的时候。她21岁那年因为目睹一宗谋杀案,因过度害怕会被兇徒捉去,而选择跳楼轻生,慧慧的死,让我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混乱。她不是为了爱情或者因为疾病而轻生,也不是突然的意外,她还这幺年轻这幺漂亮,就这样走了。”在丧女半年后,唐米豌再也无法留在曾经充满母女欢笑声的家,她把身边的一切能卖的就卖能送的就送,然后独自一个人去中国贫困的山区帮助需要帮的人。“慧慧一直很渴望下乡服务,为那些没有能力上学的孩子补习,我去中国,其实只是要帮她圆梦。”拚命赚钱‧错过女儿许多第一次我错过她第一次长牙、第一次月事,其他大大小小的第一次。女儿离开人世后,留给了唐米豌两个这辈子都无法补偿的遗憾。“我对慧慧有很大的亏欠,但2个最大的遗憾,是这辈子都无法做到的。第一个遗憾,我没能陪她度过她短暂生命中的每一个重要日子,更没能陪她成长,我错过了她第一次长牙、第一次月事,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第一次。”另外,不曾让女儿过一个“完整的新年”,是唐米豌第二个遗憾。“刚生下女儿的时候,我跟家人关係很恶劣,所以不可能回家过年,每一年的新年,都只有我们两母女一起过,我觉得慧慧很不幸,她的妈妈是一个不懂得过年的妈妈,我没有让她吃过一顿完整的团圆饭,就连我结婚后,我的先生新年都会返回砂拉越过年,但为了不让他人说閑话,我宁可不和老公回去,就留在这里陪女儿。”为了给女儿最好的物质享受,唐米豌拚了命的赚钱,她有能力给女儿买最昂贵的娃娃,却没有能力好好的陪在女儿身边,听她说话。朝夕相对‧可惜仅有短短5年感谢这场金融风暴,她失去工作,才有一段母女相依的日子。面对进入叛逆时期的女儿,唐米豌的工作量及收入也陆续增加,但物质的满足却拉远了母女的距离,唐米豌摇头叹息。“我离开报界后,就在香港电影公司当电视电影监製,也参与策划工作,但这份工作需要经常出国,无法好好地陪伴女儿,每一次见面,我就只能够给她大量的金钱,满足她每一个要求。”直到有一天,女儿突然写了一封信给远在香港公干的妈妈,一字一泪地告诉这名忙碌的妈妈,她不稀罕一件700令吉的漂亮裙子,不要吃山珍海味更不需要甚幺昂贵的玩具,她只是想要和平常的孩子一样,吃过妈妈準备的早餐后上学,放学回家会有妈妈亲手煮的午餐等着她。那一封信让唐米豌发觉,慧慧需要的是母爱。“我看了那封信,当场就痛哭流泪,可是我没有做些甚幺。我不可以不负责任地抛下香港的一切。可是如果现在有机会重选一次,我愿意留在马来西亚,陪在慧慧的身边,就算日子辛苦我也甘愿。“有一次慧慧和我身边的工作伙伴说:‘我这辈子最恨的事情就是寄人篱下’。她才是个几岁大的小孩,竟然说出这种话。”1997年全球的金融风暴,令很多人都一夜之间债台高筑,更多在香港做电影的人都因为这场风暴而轻生,但唐米豌却是感谢这场金融风暴,因为这场风暴,她才会失去在香港的高薪工作,回来和女儿朝夕相对,只是她没有想到,这一段母女相依的日子,就只有那幺短短的5年。逃避痛苦‧远走中国山区后来,我无法继续生活在这个充满我和慧慧回忆的国家。女儿生前常嚷着要下乡服务,唐米豌为了替女儿圆梦,吃尽这辈子都不曾吃过的苦。因为工作关係,唐米豌在住家收藏了大量电影录影带,而女儿慧慧则从小看这些外国电影长大,所以对一些贫穷国家如伊朗及中国等等都比同龄孩子了解得深。唐米豌说:“慧慧常常会跟我说,这些贫穷国家的小孩很可怜,连写字都不会,她希望以后能够下乡为这些贫穷孩子做些事情,教他们唸书识字,她甚至说要办学校,不只是要做教师,还要当校长。”原本以为女儿中学毕业后就要把她送到澳洲唸书,但还没有出国,她却从唐米豌的生命缺席。慧慧去世后,唐米豌的世界彻底的破碎,她不能工作不能睡觉,像行尸走肉那样生活着,甚至在慧慧离开的第一个月,她足不出户,因为她“感觉”到女儿回来了,“感觉”到慧慧每一天都回来陪她亲她。“这样的感觉维持了一个月。后来,我无法继续生活在这个充满我和慧慧回忆的国家,我一定要离开,当时我有两个选择:阿富汗或者中国山区,因为害怕无法适应阿富汗的生活,所以就去了中国山区。”山居岁月‧山区的穷,是难以理解也难以相信的。在中国山区7年,一路走来都伤痕累累,但唐米豌倔强的笑说:“我没有后悔。”谈起在中国山区的贫穷,唐米豌哈哈大笑,然后很认真地说:“电影真的是骗人的,山区的穷,是你难以理解也难以相信的。”唐米豌的山居岁月,没有电源也没有水龙头,即使点根蜡烛也是一种奢侈,每一天饮用的水就是从河下游舀起来,而上游或许有人在大解小解甚至洗衣服。“那7年,对在都市生活舒适惯的我来说,最痛苦的就是饿肚子,我在那边7年,就饿了7年。那个时候我终于知道,我真是太天真了,他们的贫穷,远远超过我们能想像的,相比之下,马来西亚的孩子真是幸福得太多太多。”而原来,“唐米豌”这个笔名,也是在中国时“被逼”使用的。“我到中国山区去就要办理登记手续,我告诉他们我的名字Tan Bee Wan是陈美芬,但他们就说我在欺负他们山区人不识字,硬说Tan一定是唐或者谭,坚持我的名字是唐米豌,争辩不果,我只好妥协,唐米豌就唐米豌,但我坚持豌字要有豆,那整个名字有“糖”有“米”也有‘豆’,那大家都不会挨饿了。”后记爱要及时接到通知要专访“唐米豌”的那个晚上,我在高级餐厅吃着西餐喝着红酒听着爵士乐,唐米豌的着作《扶贫路上-唐米豌行走中国》安份的躺在我的手袋中,我一页都没有翻阅过,直到凌晨时分回到家,我开始翻看这本书,看完,天就亮了。看完书后,我脑海中一直跳出两个字:坎坷。在访问的时候,我忍不住问她:“难道你的人生都没有一些快乐的事情吗?”当然有,唐米豌和女儿慧慧短短21年的缘份,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,慧慧离开以后,快乐,就很难出现在唐米豌的生活中了。我第一次在受访者面前红了眼眶,因为我想起我因病离世十多年的妈妈,在我还来不及跟她说:“妈妈,我爱你。”之前,就从此缺席我的人生。爱要及时,在母亲节给妈妈一个拥抱,告诉妈妈一声你有多幺爱她,有些事情,错过了,就是一辈子的遗憾。祝天下的妈妈,母亲节快乐。/SE7EN‧报导:梁盈秀‧2010.05.09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