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消费下载 >《台湾关係法》的推手 >

《台湾关係法》的推手

《台湾关係法》的推手
图片来源:联合新闻网 报系资料照

关键之日

10 天之中,6壮士见了不下 2、3百人,包括:美国自由派的参、众议员与国会研究助理,以及美国律师、官员、企业领袖等人。

每天的行程,几乎都是从早上10点到凌晨12点,连续10天,马不停蹄地面见、拜会、讨论、宴会、商议……。

马不停蹄的日子

晚上回到饭店,也没能够好好休息,所有人还是不停讨论、提出一些想法与理论,同时不断谘询专业律师的意见,大家都在脑力激荡,点子很多的侯贞雄,更是持续不断提供他的想法。

有一天,6人在国会大厦旁的餐馆办了一场午宴,会场挤得水泄不通,密密麻麻聚集了200多人,他们6人就坐在台上「备询」,欢迎台下的与会者提出任何问题。

当天,由徐小波担任主谈人,侯贞雄坐在他的右侧,不时献策,提供点子,藉着一问一答,广泛蒐集美方的观点和看法,最后彙整出关键意见;衣治凡则负责记录,把每天的会议、行程、对谈内容,全部用英文记录下来,整理得井井有条。在华府奔走10天,1月10日的那场晚宴,是最具关键的转折点。

中情局前局长的晚宴

,晚上7点半,衣治凡父亲衣复恩的旧识克莱恩(Ray Steiner Cline),在他的寓所宴请六人小组成员。克莱恩曾是美国中央情报局(CIA,以下简称中情局)局长,亦曾任中情局驻台北办事处主任,是美方情报单位在台湾最高领导人,不仅负责台、美战略情报合作,也是在1949年之后,重启台、美关係新契机的推手人物。

克莱恩与蒋中正、蒋经国父子熟识且关係深厚,尤其和蒋经国交情非常好,蒋经国也很信任他。1959年,克莱恩还曾和蒋经国共同主导成立华航,由衣复恩负责筹划。当时,克莱恩是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(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,CSIS)执行董事,CSIS则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跨党派外交政策智库,是美国两大智库之一。因此,克莱恩也可以说是《台湾关係法》催生过程中,最关键的人物之一。

当天餐叙设席在克莱恩家,由克莱恩夫人亲自下厨备宴款待。晚宴中,宾主集思广益,共同商讨各种可能性。

在场的人都了解,主权归属与承认台湾政府的合法性,是整个问题的关键,因此纷纷就当时的台、美现状,提出各自的想法,大家交换意见、研拟对策、慢慢归纳,渐渐定调,朝向立法的方向讨论,直到半夜12点才结束。

漏夜爬梳会商结论

凌晨时分,一行人离开克莱恩家,回到饭店后,即挑灯夜战,将晚宴中各项结论和建议一一缮打条列,做成初稿,并经在场所有人再三确认无误,随即由张安平与衣治凡等携出,以克莱恩的名义发送电传打字(telex),漏夜传回台湾。

他们在华府事先联络张安平台北公司,相关人员守在电传打字机旁等候,一收到电传,连同电传打字机的打洞纸带,全部立刻送到外交部,面交蒋彦士,蒋彦士旋即亲自送进总统府,面呈蒋经国。

对于未来的台、美关係,当时双方意见分歧,美国主张非官方的民间对民间(people to people),台湾则坚持官方的政府对政府(government to government)状态,双方自始至终没有交集,从未正式接触。

为了打开僵局,只有「同意彼此的歧异」(agree to disagree),才能避免陷于主权议题而窒碍难行。最后,终于在克莱恩家宴餐会中达成共识,一切以台湾利益为当务之急,寻求以法律为基础,研拟未来立法的可能性。

蒋经国获悉电文后,也赞成「同意彼此的歧异」,立即对外宣布中华民国政府对未来台、美关係研拟法案方向的看法及立场。大事底定,1月11日清晨3点半,张安平与衣治凡等人才返回饭店。寒冬萧瑟,暗夜走在华盛顿特区14街,紧紧挨着彼此,只敢走在大马路正中间,深怕夜黑暗巷会被抢。

五十分钟的畅谈

《台湾关係法》能够落实,还有另一位关键人物,就是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邱池(Frank Forrester Church III)。华府的行程已临近尾声,一行人订好1月17日回台的机票,徐小波却在此时接到一通电话。

原来,是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经济参事莫雷尔(William N. Morell Jr.)来电表示,已经安排好会晤邱池。因徐小波多次引进美资来台,与莫雷尔私交甚笃。

于是,侯贞雄等人按原定计画返台,徐小波则延后行程。而理律律师事务所另一位合伙人陈长文也在此时来到美国,徐小波即邀请衣治凡和陈长文跟他一起会晤邱池。这段过程,便是后来许多不知情人士也将陈长文归为6人小组的原因。

邱池是爱荷华州的民主党参议员,当时是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。原本,祕书安排的会面时间只有5分钟,结果邱池与他们相谈甚欢,一谈就是50分钟。徐小波记得, 当时他与邱池谈及:「越战以后, 国际间多了很多越南难民(boat people),我们不希望台湾民众变成另一种难民,希望美方透过立法保护台湾,不要被对岸占领,或是用其他方式接管……」

对美国人来说,当年越战惨绝人寰的深刻印象,不少人仍历历在目,因此,这些话,邱池了然于胸。

后来,邱池即以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身分,在举办一场听证会,获得美国国会参、众两院及国会领导人的支持,并据以立案,且很快进入立法程序,顺利催生攸关台湾安全及经济前途的法案。

临门一脚促成立法

《台湾关係法》对台湾相当重要,有很多人都做了努力,这一点毋庸置疑,但以当时参与其中的人来说,邱池的确是其中的关键人物,对催生《台湾关係法》扮演决定性的角色。

侯贞雄等人历经一个多月的奔走,透过美国友人多方襄助,以及参、众议员的积极参与推动,终于有了成果,也获得台湾高层的肯定。2月8日,蒋经国在总统府召见六人,当面致谢。

《台湾关係法》并不是国与国之间的条约,当时美国国会立法的理由,是为了在中美断交后,能继续维护西太平洋区的和平、安全与稳定,以符合美国最高利益,藉以达成保护台湾之目的。

,美国国会参、众两院通过《Public Law 96-8 96th Congress》,这个简称《台湾关係法》的美国国内法,4月12日获美国总统卡特签字生效,并追溯至。

根据这个法案,美国认为,维持台湾的自由、民主以及经济繁荣,都是非常重要的事,且美国在必要时得提供防御性武器给台湾,以使台湾具备足够的自卫能力,并明列美国总统与国会磋商,依宪法程序因应台海危机。

从1913年到止,中华民国与美国维繫了66年的正式官方外交关係;而在美国与台湾当局断交后,美方在台北改设「美国在台协会」,台湾则设「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」为驻美机构,而侯贞雄也与美国在台协会多位官员,成为往来、互动密切的朋友。

存亡之秋,相忍为国

《台湾关係法》的成立,不仅维护了台湾人民的安全、利益与繁荣,更造就台湾长期以来的经济成长和奇蹟。这个规範台、美关係的法律条文,其中有7、 8成内容及精神,是参考6人小组提交的报告建议。但如今,却有不少人抨击:「是当年制定的《台湾关係法》把台湾锁死的!」

现代人其实不了解,当时台湾的情势有多幺危险,那时对台湾来说,已经是存亡之秋。当年除了年纪最轻的张安平,侯贞雄与其他人都经历过日据时代、二次大战、抗日战争、国共会战等大时代的战乱岁月,但对国家民族的安定与认同,6个人同样深刻,每个人都是本着为国家存亡努力的使命感,尽心尽力要让美方了解台湾的处境和立场。

除此之外,儘管民间组团的发想是源自蒋彦士,也经由他授意,但仍有小部分外交部传统派的官员,并不认同他们那趟美国行,因此出现一些杂音。

揭开尘封往事

当年6人赴美的经过,事后外交部等有关单位只字未提,政府当局是否将相关资料列为机密,也无人知晓。

事实上,当把报告呈交外交部后,6人小组就决定把这段往事尘封,绝口不再提及;对外,他们从不主动明说,也不张扬、不居功。

30几年后,2012年12月,辜濂松过世后,时任嘉泥董事长的张安平接受媒体访谈,这段尘封的历史才再次被提及,但也只是轻描淡写。

但是,当年6位民间人士出钱出力,不论是到美国的机票、食宿、旅馆开销,以及在当地举办的大大小小餐会、延聘美国当地律师、打电话、电传联络等所有开销,都是他们自掏腰包,由6个人均摊。

当年6个人到底花了多少钱? 没有人记得。因为对他们来说,比起国家前途的大事,花再多的钱都只是小事。回忆过往,往事如烟。仅存的华府行报告档案,刻划着历史的轨迹,在尘封近40年后,纸张早已泛黄。多达2、300页,密密麻麻的文字,记载着当年许多人的见证,真实还原他们努力过的足迹。

那是侯贞雄和5位友人共同拥有的、一段不容抹灭的人生印记。

【书籍资讯】
摘自《诚义—侯贞雄与台湾钢铁产业七十年》
《台湾关係法》的推手
天下文化数位编辑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