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项目掌机 >我们都该有两个情人〈女朋友。男朋友〉 >

我们都该有两个情人〈女朋友。男朋友〉

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听演员们是如何在电影里磨擦出青春谱曲,以及导演与演员们的心路历程,为台湾电影感到骄傲与感动!

我们都该有两个情人〈女朋友。男朋友〉

执导《囧男孩》鬼才导演杨雅喆的新作品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, 8/1 于国家戏剧院举办全球同步首映记者会,带领监製叶如芬,以及演员桂纶镁、张孝全、凤小岳与张书豪,和大家一起聊电影、聊青春!

儘管是颱风天, womany 仍不畏风雨地帮粉丝们参加这场记者会,来听听演员们是如何在电影里磨擦出青春谱曲,以及导演与演员们的心路历程,不免为台湾电影的进步与起飞,感到骄傲与感动!

「以前在台湾拍电影,要借到一部警车都很困难,道具得全部自己来。」主持人陶晶莹诉说着过去台湾电影资源的匮乏。

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中一场重要的学运场景,中正纪念堂破天荒,将保有历史价值的自由广场出借给剧组,也得到其他政府单位的帮助,出动拒马,让他们在一星期内顺利拍摄。「很感谢他们愿意将这幺重要的场地提供给我们,将那动荡的年代重新还原。」桂纶镁充满感激地说。

我们都该有两个情人

我们都该有两个情人〈女朋友。男朋友〉

「我们都该有两个情人,一个爱我的,一个我爱的」。

电影里,勇敢而真实的桂纶镁,可靠却内敛的张孝全,以及浪漫又纯真的凤小岳,透过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预告片中的一段话,完整描述了三人间的纠葛恋情。但拉回现实,导演与演员们又会做出什幺样的决定?

Q. 如果在现实你就是电影里的那些角色,你会怎幺做?

A.

桂纶镁:如果心里複杂到千言万语说不出口,那幺就把这些沉在心里吧!我会选择默默的承受,把对两人的感觉藏在心中。

凤小岳:事实上有很多人都是这样,不愿意说实话,也不愿意去接受。我会希望我能更有勇气,学着去负责,不要像片中的王心仁一样,像洩了气的气球,对生活失去了热诚。

张孝全:我可能会和剧里的阿良做一样的事,把自己隐藏起来,但欺骗自己是很容易的,所以还是学着面对自己吧!

Q. 对于「爱你的」与「你爱的」,未来你会想谁多一点?

A.

杨雅喆:可能出自于一种亏欠,对「爱我的」那个人,我会希望他能够找到更好的人,也过得更好。

桂纶镁:我很庆幸,刚好我爱的都有爱我!

凤小岳:如果有这两个情人,我都会想他们,一个让自己愧疚,另一个让自己安慰,我会想「爱我的」多一点,这样也就平衡了!

张孝全:事实上我都会,我也很喜欢这句话,这两个情人就像镜子,欺骗自己事实上很容易的,我们都该好好去面对自己的内心。

我们都该有两个情人〈女朋友。男朋友〉
如果是你,你又如何抉择?

你我都有青春的疯狂基因

这部电影描述了一段横跨三十年的友情与爱情,在那狂飙年代的人们急切需要民主与自由,也因为青春与热血,才勇敢踏上这追寻的道路。

「在当水上乐园救生员的时候,帮即将当兵的朋友用酷刑欢送,很好玩!」导演杨雅喆带着笑容,回味起以前做过的那些疯狂。电影里角色们的成长,似乎就是我们每个人生的翻版,我们年轻时都曾疯狂,因为年轻的懵懂,才能够为现在带来回忆的机会。

那你呢?你的疯狂记忆是什幺?

8/3,和世界一起,在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里去追回自己的疯狂青春吧!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