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图赏期刊 >我,一个女性,在以色列新创公司的实习笔记 >

我,一个女性,在以色列新创公司的实习笔记

我,一个女性,在以色列新创公司的实习笔记

曾经有杂誌对全球多个国家形像进行评比打分,因为以色列由于地处中东又与周围国家冲突不断,大家一直本能地将其等同于伊拉克、巴勒斯坦等阿拉伯国家。其实以色列作为犹太国家,自成立起就有着犹太人的一些特点,特别是科技成果显着。

一本有关以色列的书《创业的国度》是每一个来以色列人的必读书。该书中提到一段话:

这本书堪称「国家行销」案例的典範。近几年以色列开始大力重塑国家形像,其核心卖点便是自己的「高科技」以及「创新创业」。在以色列留学期间,有一次学校一位创业多年的校友在演讲中打趣说到:「为什幺要去美国,这里才是 21 世纪的硅谷!」而读完那本书之后,我便琢磨着怎幺能够深入体验一下奇葩国的创业文化。

结果实习机会如「飞来横祸」一般意外。一位韩国朋友告诉我一家网路 startup 即将开拓中国市场,急需中国人。于是我便投了履历,简单的交流面试之后,我就成为一名市场部的实习生了。抱着对创业国度的期待以及对以色列网路产业发展的好奇,我历时 5 个月,「打入内部,仔细探秘」。实习的这段时间,是和 9 个男人以及 1 只公狗渡过的。

1.「全球领先」的扁平化组织

我实习的公司,截止目前,有 10 个以色列男人,1 名中国女性,和我。工作地点分布于以色列、美国以及中国。虽然只成立了两年的 startup,却已经初具国际化,横跨三个时区。公司最初的创办人有 3 人:一名 CEO 统筹营运与吸引风投,需要较强的商业沟通技能以及战略思维;一名 CPO 产品经理,作为网路产业必不可少的一个职位,沟通市场与技术之间,更重要的是需要深入懂得客户心理与需求;一名纯技术的 CTO,在高科技 startup 中,CTO 通常是核心的核心。在初期,核心技术的强弱,直接决定了是否能够熬过第一轮融资存活下来。以色列的高科技产量久负盛名,多亏了这些犹太工程师们。另外一个负责 MKT 的家伙,相比而言综合背景属于出身名门的大家——欧洲名校毕业,咨询加跨国企业多年工作经验;另外还有一个负责 BD 的家伙。此外在以色列办公室,剩下的全部是技术 Geek。

这样的公司人员结构,在以色列 Startup 中非常普遍。我参加过四五次创业大会交流,大部分以色列高科技的 startup 人数都在 5~10 的範围。虽然只有这幺少人,但是你不得不佩服几人的公司也可以营运高效,产量显着。

2. 性别「出其不意」的不平衡

公司性别比例,大可不必费劲计算了。在以色列办公室,几个月来只有我一个属女性。每周 2~3 天,我需要和这幺多男人及一只公狗共处一室。纯种中东男人大都体格健硕,毛髮浓密,狗狗是一只杂交牧羊犬,身长 1 公尺多,大狗。我深刻感到性别及身材差异的窘迫感,恨不能即刻化身「纯爷们」。而厕所正对老板办公桌,隔音效果略差。技术汉子们,倒是一个个如此「洒脱不羁」,而至于我上厕所时却总要「谨小慎微」。

创业就是这样,无论中国或以色列,还是世界任何地方,特别是高科技,基本是男性主宰的世界。创业,是一大帮意图改变世界的技术 Geek 们,和一小帮雄心勃勃欲征服世界的商业家们的盛宴。

在以色列活跃数量最多的 startup,一类为网路,一类为生物科技。有趣的是,虽说网路基本是清一色男性为主,生物科技方面倒是会碰到几个女博士创立的 startup——这些做 startup 的女性,普遍来说大都比较豪爽、充满自信又目标坚定。在男人的世界里,如果一个女性做 startup 宣讲,那一定会赢得不少的筹码。只是那需要具备骨灰级的长期与男性厮混的能力。

3.「硅谷风格」的工作场所

我所在 startup,位于 Herzliyah,一座离首都特拉维夫仅 20 分钟车程的城市。我住在 Ramat Gan,需要先坐半小时到 40 分钟的公交车到特拉维夫,然后转乘两站火车,大约 10 分钟到达公司。Herzliyah 属于北部海边城市,算是以色列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。如果你看以色列 Startup Map,就可以看到大部分创业公司都位于此。Herzliyah 既有众多世界知名大公司的研发中心,又有众多兴起的小 Startup,主要聚集着 IT 产业偏「软」的公司。我们的办公室在一栋居民别墅内,除了房主一家住着 2 层,另外两层分别租给了 3 个 startup,一家做网路的,一家做脑神经的,还有一家是我们,做网路二维码。公司对面不远,便是以色列一个工业园,聚集着微软、LG、VMWARE 等等。

政府社会对于 Startup 办工场所提供了很多便捷。有 NGO,提供 Startup 交流咖啡厅,创业爱好者们刚开始,就是一张桌子,几台笔记本,几杯咖啡,就开始了没日没夜的「天马行空」。也有些孵化中心,比如 Jerusalem Startup Hub,可以给个人或小团队提供办公场所进行出租。这些场所,背景也各有不同,有政府资助,也有个人投资。

以色列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,阳光一年四季非常灿烂,灿烂到可以轻易闪瞎你的眼。每次在公司,看到旁边一排排别具地中海风格的小别墅,配上一颗颗沿海特有的椰枣数的小格调,非常宜人。分散在各处的 startup 藏在不起眼的小楼中,外表波澜不惊,但是内部却孕育着要改变世界的大理想。除去其他不说,单就这种工作环境,以色列倒确实有几分硅谷的感觉,说「第二个硅谷」名副其实。

4. 平等与轻鬆的氛围

至于以色列 Startup 的氛围与文化,毫无悬念,也许你就知道我该说什幺了。

现代企业管理的思想经历过将近 100 多年的变化,大都发现只有尊重人性,回归平等,才能够激发创造力和生产力。西方文化相比亚洲文化,等级观念没有那幺强。同时,在创业公司,也鲜有「爷爷」级人物出现,因此对于新人,倒是免去了处处谨小慎微的担心。端茶倒水来显示自己的努力,在这里是完全不适用的。没有人会特别在意所谓的 CEO、CTO 头衔,因为头衔在这里实在不能说明什幺。因此,工作沟通中,你并不会意识到那是 CEO,大家都会以请求的方式让你帮助完成一个任务。而对于融入环境最好的方法,就是大胆说话,提出你的想法与间接。

此外,Startup 们追求创新,因此工作氛围也是非常随意的。IT 男们,拖鞋、沙滩裤、沙滩衬衣、不理髮、不刮鬍子,爱怎幺邋遢怎幺邋遢。甚至可以带狗狗来上班,这随意的感觉可见一斑。后来我也索性,散着我已及腰的长发,盘腿而坐。为了更好地融入氛围。他们甚至见创投,背个书包,穿个休闲鞋,也就开始谈事儿了。这一点和国内可能稍有不同,我听一个创业朋友气冲冲的给我说,因为穿 crocs 而被孵化园管创业的行政人员「教育」。我说,你下次该穿泳裤去上班,告诉他什幺是创新创业。

此外,大家对上班时间也并不那幺守时,9 点上班,10 点半来也没有人会说你。不过公司里大家似乎都喜欢晚来晚走,晚上下班通常都是七八点了。

5. 与「Chutzpah」的文化冲突

然而,在以色列,平等并不意味着平和。刚来以色列上课,就听说以色列人的办公室,经常是互相隔着几公尺远吵架!后来,我也是深刻领受了这种被他们引以为豪的「Chutzpah」文化,而这一点,作为中国人,是非常难以接受的。

在创业的国度一书中,对于「Chutzpah」文化有过一段解释,我觉得讲的已经非常到位了。摘抄如下:

根据犹太学者 Leo Rostendui 对意地绪语的描述」的风格,是指一旦出现好的收购交易就变现离场。诚然,startup 的高风险意味着高回报。比如以色列的 ICQ1998 年被 AOL 以 4 亿美元价格,最近以色列的地图 app Waze 又被 Google 以 10 亿美元收购。大分部以色列 startup 的命运,大都是坐等高价被收购,或者是技术转卖。因此,以色列虽然是第二个硅谷,却没有出现 Cisco、Microsoft、Oracle 这些巨型企业。

不过也有些以色列人跳出这种群体现像,批判这种快速变卖的行为。认为大部分创业者过分追求眼前利益,而从真正商业的角度来说,并没有将公司完全抚养长大,没有很好地发展,便迫不及待的要去赚一笔。确实,由于操之过急,急功近利的创业心态,容易产生诸多问题,特别是企业基本的员工管理,容易造成 startup 的失败。这也是我在实习中深刻体会到的。有机会会专门就该问题讨论。

中国的创业浪潮是这几年才开始的,其中很多理念借鑒了美国与以色列。曾经我也同意一个观点,年轻人没有经验搞创业纯属瞎胡闹。但是在以色列这幺长时间后,我在想,是我们的社会,强加了太多的「社会规範」。年轻就会失败,失败了就是傻逼,傻逼就不该折腾。其实思考一下,在公司里工作也会失败,学到的是做事的经验,创业也会失败,学到的是创业的经验。

我们这个社会,何时才能「不拘一格」?

上一篇: 下一篇: